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法官“政治思维”要与党的“法治思维”呼应.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年05月15日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

  法治强调社会治理规则的普适性、稳定性和权威性,而人治强调社会治理主体的自觉性、能动性和应变性。当然,包括法律在内的任何社会治理规则都是“人”制定出来的,所以,法治与人治的根本区别,在于“法”是否真正在“人”与“治”中间起到了稳定与权威的规制作用。

  “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强调了“人”制定“法”的能动性,使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可以在法律制定中得以贯彻执行,使法律能够更好地体现党的政治思维与治理理念。而“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则强调了“法”实现“治”的权威性,包括政党本身的“任何组织”和党的领导人在内的任何“个人”都必须在“法”的治理中运行,而不能超越法律。

  这是实现法治的内在本质要求,也是党的“法治思维”的集中体现。法治仍然要通过“人”的执法与守法来实现,依宪法和法律行使司法职权的法官无疑成了贯彻与执行法律的中坚力量。法官坚持依法办案,也是实现党对社会治理的一种方式。党的多届领导人都一方面明确党对法律工作的领导作用,另一方面也强调要从制度上保证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司法权。这清楚地表明了党的领导与司法工作独立性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应当是:党对司法工作的领导,是在保证、支持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司法权前提下的领导;司法的独立性,是在坚持党对司法工作领导权前提下的独立。

  党的“法治思维”为审判机关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提供了有力的政治保障,而法官也应当具有相应的“政治思维”与之呼应,因为法律本身就是党实现社会管理的一种制度与形式,司法机关更是国家管理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司法不可能故步自封于自身的体系之内,而是政治性与政策性极强的工作。司法活动所要达到的政治效果,就是要通过司法过程对国家政权起到维护作用,对民主政治起到促进作用,对党的政策起到支撑作用。法院非但不能远离政治,还要积极参与政治,法官不但要具备娴熟的法律思维,还要具备相应的“政治思维”。

  法官的“政治思维”出发点就是要坚持党的领导,不能机械地理解和适用法律,否则势必成为就案办案、孤立办案的“法条主义”者,另一方面也不能将政治效果庸俗化,无原则地损害法律,因为法律是更高层次的政治产物,特别是对某些“以言代法、以权压法”的现象,不能一味迎合,而应在寻求上级党委、人大支持的基础上自觉抵制。

  法律的滞后性也决定了,党对司法工作的能动领导,是一种很好的纠偏机制,比如党“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提出,就为法官进行个案利益衡量提供了很好的思维方式。党的“法治思维”决定了,党要依法把路线、方针、政策上升为国家的意志与法律规范,而法官也要依靠正确的“政治思维”,在司法活动中从更高层次上理解、领会和贯彻党的意图,这样,才能使司法工作达到法律效果、政治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关闭

版权所有:邹城市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邹城市普阳山路669号 电话0537-5213281 邮编:27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