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法官的三种境界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年05月15日

  境界是事物达到的程度或表现出来的状况。人有三教九流,物有千差万别,各自有不同的境界。对法官而言,境界有多种,层次各不同。

  第一种境界,是审判的境界,或称为学习的境界。初始为概念法学层次,照本宣科,不知法律解释学,不知能动司法。知“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禁止攀摘花木”,不知举重以明轻、举轻以明重,抢劫、砍伐更在禁止之列;知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但往往把机械的程序凌驾在实体之上。此番思维用于审判,不能正确解释法律,或者就案办案,社会效果不佳。继而为用法律解释学诠释法律层次,用法律原则、法律价值解释法律,补充法律,使案件审理达到既定的法律效果,开始思考程序正义的马车能否停在实体正义这匹马之前或者程序正义的马是否拉着实体正义的马车在前进,法官能动性得以彰显,法官以其学识尽显神通。最后为用多元社会学知识补充法律层次。法从社会而来,用于定纷止争,俗语“官断十条路”,怎样把解决纠纷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统一,使其更有说服力,更与社会发展合拍,却依赖于法官对社会学的掌握,对社会的了解,对社会脉搏跳动的把握。法律是显露的道德,道德是隐性的法律,道德、民俗、政治学、经济学、社会福利等知识,皆可成为解释法律、审理案件、化解纠纷的依据。看大师、大家们讲解法律,分析案件,条分缕析,大有古之大侠信手拈来皆成兵器化解一切招式的功力。从概念法学到法律解释学,再到法社会学,正应了孔夫子“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和“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

  第二种境界,是思想的境界,法官对职业的思想认知和归宿程度,层次有三。第一为谋生的层次,把法官职业作为谋生的手段。法官首先是普通的社会个体,面临“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压力,法官职业因其收入有保障,地位受尊崇,更兼握有一定权力,能够满足谋生的需求,便成为谋生的手段,部分法官也因而将自己的角色定位为谋生。生存是第一需要。谋生,虽无可厚非,毕竟是最低层次,不符合职业化的要求。第二为工作的层次。法官作为一个特殊的职业,审判权力和责任义务紧紧联系在一起,讲求敬业、奉献,讲求信仰。法律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党的利益至上成为司法理念,公正、廉洁、为民成为法官的核心价值观,保障司法公正、提高司法效率、遵守司法礼仪、加强自身修养、约束业外活动成为法官的道德准则。理念、价值观、道德准则是社会的要求和法官对社会、对人民的回应,也是法官成就自己社会地位的基石。第三为事业的层次。在工作的层面升华,把审判作为一种孜孜追求的事业,虽九死而不悔,更加注重自觉、自省、自律。古人云,“储水万担,用水一瓢;大厦千间,夜眠六尺;黄金万两,一日三餐”,这就是说,无论做人还是做事,不可唯利是图,贪心不足,而应淡泊名利,追求崇高。有了这样的境界,才能摆脱名缰利锁的束缚,一心一意追求自己的理想和事业。同样具有七情六欲的法官,在生活中同样会遇到名利的诱惑和各种考验,要达到这种境界,尤其需要有恒心和定力,努力做到心态平衡,不骄不躁,在自己平凡的审判岗位上,创下不平凡的业绩。贤哲们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大概就是对事业最好的诠释。

  第三种境界,是人生的境界。有次登山,恰逢细雨,山下风景如画,但因追随队伍,驱车而上,无暇欣赏。山腰云雾飘渺,人在雾中行走,反而看不见风景。登临山顶,云雾已在脚下,登高望远,胸宽怀阔,一片澄明。把心灵透过浮云,放在高处,云自卷舒,我自行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定从容,只坚守着法官的操守,这岂非就是法官人生的一种至高境界?

  有学者提出“法官应当是社会精英”。要成就法官“社会精英”的地位,法官必须有理想,有学识,耐得住寂寞,吃得起苦,不屈不挠,孜孜追求,像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所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王国维评词,“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法官亦然。

关闭

版权所有:邹城市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邹城市普阳山路669号 电话0537-5213281 邮编:273500